專案

一般

配置概況

地毯草草皮

整個種植地毯草皮的過程,沒有撒草籽也沒有沒有自動灑水,除了定期割草外,完全以自然及最少人工干預的方式進行。

2014年

5月 扦插
從路邊剪了十幾株地毯草回來扦插在盤子裡,夢想著,有一天,地毯草可以爬滿整個果園。

6月 移植到木屋旁的空地
夢想歸夢想,但在老人家眼中,果園裡是容不下一株雜草的,更何況想要種滿果園,只好先在外圍建立第一批地毯草部隊,等待機會。

8月 第二批地毯草部隊
為了加速蔓延,從第一批地毯草剪下長出來的枝條,扦插到芒果樹下,同樣的步驟,也不知道重複了幾個禮拜,才慢慢的看到一點草皮的雛形。

2015年

5月 地毯草先鋒部隊

5月 果園南端

5月 木屋前面花圃

6月 一坪地毯草草皮
過了一年,終於長成了一小塊草皮,由於草皮面積太小,還用不到割草機,只好先買剪刀來剪剪草皮過過癮。

地毯草種植第二年,老人家終於首肯讓地毯草進入果園的邊緣地帶,於是從第一批地毯草部隊,以棋盤式的方法先挖了一些到果園的最南端及木屋前面種花的位置,準備建立第二個地毯草基地。

2016年

10月 背負式割草機
果園南端的地毯草經過半年也大約長滿了,為了展示決心,毅然決然的敗了一台背負式的割草機,準備長期抗戰。

10月 先除雜草
為了不讓老人家碎念,先用割草機打打雜草,目的是不要再使用除草劑

10月 滲透成功

一次颱風過後,回去木屋時赫然發現,棗子樹中間的走道,有人用種甘蔗的方式,種了三排地毯草,一問之下原來是老媽趁者下雨的時候來種的,其實我心裡仍難免忐忑不安,心想,老爸真的同意讓地毯草進來了嗎?其實後來發現,到現在他仍然是頗有微詞的。

11月

11月

11月

冬季地毯草生長的速度並不像夏季那麼快,但是已經可以看到中間道慢慢爬滿地毯草了

12月 草皮視角
這樣的角度看起來好像一片大草原

12月 Kentucky stick chair
這是一張自己DIY的椅子,搭配這樣的草皮,真的是絕配!
對這張椅子有興趣的可以先到之前的部落格看看

2017年

1月 棗子盛產期
每年12月至翌年2月是棗子盛產期,割完草,休息一下,隨手採顆棗子,感謝天給我們這麼美好的果實!

3月 果園年度結束
每年3月是棗子收成結束的季節,棗子樹枝幾乎會全數砍除等待重新接枝,砍下來的棗子樹幹,也是芒果樹屋材燒的重要來源,剩下的細小枝葉,則會堆在走道中央,等待乾燥之後生火燒成灰燼。
雖然地毯草生長的速度還算快,但直接燒掉約一坪的草地,說實在的還真有點不捨,於是,拿起圓鍬,捲起袖子,把它移植到木屋前的空地。

3月 移植到木屋前方

將中間走道約一坪大的地毯草搬到木屋前方尚未長滿的位置。
背負式割草幾剛打過的草散落在草地上,轉化成養分回歸大地,跟老農們認為草會吃掉果樹的肥分,對與錯,需要時間來證明!

4月 剷除異己
種植初期,因地毯草的繁衍的速度遠遠比不上雜草生長的速度,所以,剷除異己也是一項重要的工作。

6月

在颱風的季節,草皮生長的速度非常快,雜草也是,每次大雨過後這裡會匯集周圍農地的雨水往下方的大溝渠流去。
未種植地毯草前,果園裡裸露的泥土和著雨水會變得非常泥濘,根本無法走進來。
有了地毯草之後,減少泥土被大雨沖刷的流失,也不再泥濘難以行走,甚至打赤腳走在水裡的草皮還相當舒服呢!

6月 雨季的泥濘

雖然木屋前面已爬滿地毯草,但果園到木屋前還有一段路還是泥濘,於是又在雨季,開始另一段地毯草蔓延計畫,
以後,就算雨再大,從外面走進木屋都不會再有泥濘了。

6月 木屋2F平台看草皮

7月 屋頂上看草皮
從屋頂上看草皮,還有一小塊冬天種植番茄後,還沒移植地毯草的區域。
本來老人家只同意在果樹間的走道種植草皮,方便雨季行走,不過,長著,長著,就蔓延到果樹下了,坦白說,是故意讓它過去的。
這樣才能形成我心目中的單一草相的果園啊!

經過兩三年,地毯草幾乎長滿的這一塊小果園(註:果園是有三塊地組成,木屋前是最小的一塊),背負式割草機打起草來似乎效率不高,尤其夏天,穿上裝備,草還沒打一半就已經全身汗了。
因此,腦袋瓜裡就打起推式割草機的主意,跑了一趟去年買割草機的店家問了一下,集草袋含自走功能的要價NT$16,500,回家後,還是習慣性的網路上查一下價格,突然眼中閃過一頁拍賣的頁面,同型號二手的割草機,只賣NT$9,000。

聯絡到賣家,就衝到萬巒把這台二手割草機搬回來了,原主人種了快兩甲地的檳榔,說這台不夠力,想割愛,雖然底部因為太久沒用有些生鏽,但試車後應該沒啥大問題,希望可以在我這小小草地繼續它割草的工作!
用推的果然比較有草皮的fu!

順手把要到木屋的入口也推了一下,雖然是雜草,遠看也還不錯哩!

2017年11月